大发直播

                                                          来源:大发直播
                                                          发稿时间:2020-06-30 21:22:45

                                                          “冒名顶替他人上学,严重违背公序良俗,践踏道德底线,侵犯当事人权益,侵害我国考试制度特别是高考制度的公正性和权威性。”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刘季幸委员提出,将冒名顶替入学行为规定为犯罪。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我国尚未对冒名顶替入学行为规定专门罪名。

                                                          但在该案中,罗彩霞获民事赔偿4.5万元,案件的冒名顶替者王佳俊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襄阳市林业局局长周建元就曾在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建议,刑法应新增“假冒他人姓名入学罪、假冒他人姓名牟利罪”,以杜绝“罗彩霞案”的再次发生。

                                                          朱列玉认为,这些顶替行为不仅侵犯被顶替人的就业权、受教育权等,还严重扰乱了社会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具有极强的危害性,都应作为犯罪处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告诉南都,冒名顶替入学案例中,行为核心的是冒用他人高考成绩,而这类行为并未在刑法中设定专门罪名,

                                                          马建新的主要工作之一,是通过和确诊病例沟通,第一时间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圈定患者此前去过的场所,勾勒出清晰的活动轨迹,为下一步人员隔离观察、场所消毒提供重要依据。

                                                          刚刚结束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中,多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在刑法修改中写入相应罪名。

                                                          有了线索,有时候还需要查监控确认。比如一个“大概两三点去过菜市场”的回忆,可能需要马建新坐在电脑前一帧一帧地“寻人”。此次疫情期间,有一次需要回看患者夜间就诊的监控录像,排查周围是否出现过防护不到位的人员,马建新和同事们不错眼珠地看了两三个小时的监控录像。

                                                          但也有学者表示,从已披露的案例来看,18岁左右的高中毕业生在冒名顶替过程中,可能处于被动的、被操控的地位,在犯罪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很小。因此,对冒名顶替者要承担怎样的责任,应根据个案在司法裁量的范围内具体分析。

                                                          精确到“接单量”的流调背后,是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与地方病控制科科长马建新和同事们的耐心和精细。